主页 > T生活帮 >纪德:答应自己做一件事,和答应别人应该一样神圣 >

纪德:答应自己做一件事,和答应别人应该一样神圣

2020-07-29 421views

纪德:答应自己做一件事,和答应别人应该一样神圣

十二月三十一日
当一个人已经开始写作,最难的事就是真诚。三思这个概念并定义出艺术的真诚,是必要的。同时,我想到这点:文字绝不能先于概念。或者:文字必须永远基于概念的需要。它必须是不能抗拒和不能避免的,同理对句子也是,对整个艺术作品也是。甚至对艺术家整个一生都是,因为他的职业一定是不能抗拒的。他一定不能不写作(我宁愿他先拒绝自己而后懊悔痛苦)。

害怕自己不真诚已经折磨了我好几个月,阻碍我的写作。啊,要全然地且完美地真诚⋯⋯
正月三日
一个人的生活是他的映像。在死亡的时刻,我们将被映现在过去里,且,俯身我们的行为之镜,我们的灵魂将辨识出我们的实在,我们的一生都花在为自己素描一幅不能擦拭的画像。可怕的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一点,我们没有想到要美化自己。我们在谈论自己时却想到了,以自夸美化自己;但以后我们可怕的画像可不会帮我们自夸。我们重新衡量自己的生活并对自己说谎,可是我们的生命不会说谎;它将重新数算我们的灵魂,那将以原有姿态站在上帝面前的灵魂。

二月八日,星期六

在比洛斯老爹家里。他很高兴再看到我。黯然责怪我没早点来。……他和我一起走下楼梯,笨拙地把我的手紧紧抓在他的掌中,突然间,他再也忍不住,强拉着我踉跄退了三阶,扑在我的臂弯嘤嘤哭泣。

没有去彼得堡,使我内疚已极。答应你自己做一件事和答应别人应该一样神圣。

七月三日,剧维尔米约

X常常说(后来我也常常说):年岁不曾迫使他没放弃「不是他正巧厌倦了的」乐趣。

脱落的页片

我发现太容易产生同情是很危险的。它立刻就引出很多路途,都有同样迷人的景色。很快的,你的灵魂就会被那只保护柔弱、顺从、耽慾的人的那些迷幻境地所迷惑。然后,同情又会把狂热裹在理性的沙丘的表面。

给麦锡.D

他指责我太吝于流露感情。因为我在这本书[1]的开头流露了太多,所以我正试图在说服人的当儿不再去搧动情感。这是因为向读者表达自己时,我希望是能出于理智而非出于感情;这也因为我不希望赢得读者那种有变为恣纵危险的同情;这更因为我充分地了解,某些发诸情感的字句较所有那些似乎有理的字句更能感动读者;正是为了这个原因,我避免使用那些字句。把一个为了掩饰他的委託人的罪刑而诡辩的律师,比做是一个为妒忌所指使的人,我绝不要那样。我希望这本书是冷静而经过深思熟虑的,而且非常明确。情感是这本书的引导,或是暗涵于其中。但是最重要的,情感绝不能成为这本书的藉口。(我不要以此书赢得同情,我要使人困惑思考。)

Photo from from Flickr by Magic Madzik

相关文章